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研究院网全国分院图

NLP专业教练

NLP专业教练 人生旅途上,也是一场一场的竞赛,如果像运动员一样,也有一位教练陪...

首页   >   佛家心理  >   佛教心理  >    内容

心理学从佛教中的获益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0-07-13

  这是一篇来自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文章:

  从弗洛伊德到百忧解的制造者——科学家们试图消除诸如愤怒、恐惧和抑郁之类的消极情感。数千年来,佛教也在谋求相同的目标,但其手段是冥想而不是药物治疗。如今,西方科学承认东方传统是有效的:有证据表明,佛教手法确实能有效地约束情感。

  畅销书作家丹尼尔.戈尔曼在2000年3月参加了一次有西方科学家和佛教徒与会的会议。戈尔曼的新书《消极情感》记述了会议召开情况,以及由此开展的研究活动。

  戈尔曼说,东西方必须消除一些有关情感的哲学分歧:例如,西方人总说“善待”他人,而在佛教中,这个词也有关怀自己的意思;不过,它们之间有许多共同之处。

  问:西方科学能够从佛教中学到些什么?

  答:这次会议的主题就是,我们怎样才能更好地控制消极情感。佛教可以通过一系列方法帮助人们做到这一点。

  问:佛教应该向西方科学学习些什么?

  答:我不想贬低心理学领域取得的巨大进展,不过,我们应该从佛教中学习的东西更多。

  一位研究人员发现,大脑中的一个设定点左右著我们的日常情绪,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前额后部的左侧和右侧脑部活动来加以衡量。设定点越偏右,情感就波动就越大;设定点越偏左,情绪就越好。大多数人的设定点在中间。过于偏右的人可能会抑郁。当藏传佛教的喇嘛来到实验室时,人们的设定点是最偏左的。

  另一位研究人员在情感研究中采用了标准的衡量方法,也就是诸如枪响之类的声音会让一个人受到多大惊吓。你受到的惊吓越大,持续的时间越长,你受抑郁情绪的影响就越大。在研究中,人们被告知:“你会听到枪响,尽量不要害怕。”但他们就是做不到。然后,他们让一位喇嘛来到现场,人们的惊吓反映几乎彻底消失了,这在40年的研究过程中还是头一次。

  问:冥想对哪些人最有好处——囚犯、患者、学生还是职员?

  答:对所有这些人都有好处。这项研究的影响也许远远超出了佛教。我们应该研究广泛的宗教活动,比如祈祷或瑜伽,因为我们对“神经塑造”有了新认识。也就是说,大脑会随著经验的改变而不断变化。如果我们把日常的所作所为当作有益的宗教活动的一部分,就会在大脑中有所显现。

  问:会议讨论了在学校设置价值观(比如“善待他人”)课程的问题。学校不是已经在这样做了吗?

  答:已经有10年时间,可惜开设这门课程的学校太少了。如果你认识在波士顿上公立学校的孩子,问问他,是否有人讲过关于“善待他人”的问题。

  补记一

  上面的文字是我在2003年时从参考消息报上抄录下来的,今天读来依旧觉得值得和大家分享。关于佛教在心理学方面的功用和优势,对任何一个花过点时间进行闻思修的佛教徒来说,都是不言自明的。

  事实上,佛教早在二千多年前就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备的心理学体系,小乘佛教的百科全书《俱舍论》就有“五位七十五法”来说明和统摄宇宙万物,这其中主要的内容就是关于“心”的知识。之后的大乘佛教又归纳为“五位百法”,其代表著作就是公元4-5世纪时期的世亲菩萨所造的《大乘百法明门论》。

  记得十多年前刚学佛时,这本论典令我受用很大,当时主要是看新加坡广超法师的讲记,还看过宣化上人的讲记。

  也正是因为有了百法明门论的基础,在以后修习观照自心的道路上可说是摸到些边际。

  前几年离开上海时,曾在佛学书局买到过东杜仁波切的《西藏医心术》,是台湾郑振煌先生翻译的,郑先生是《西藏生死书》的译者。后来这本书由中国藏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书名改成了《心灵神医》。

  此外还有一本书也可以看看,是中国戏剧出版社的《空镜救心:中国禅与现代心理诊疗》。

  其实即使不信仰佛教,现代社会的人们在接受心理治疗或心理援助时也是应该多多倚助佛学宝藏的。

  补记二

  可以说,相对于心理学还未完全成为一门实证性科学的西方(在东方,心理学虽然时髦,但也和实证性的科学搭不上太多边儿,但是内观的文化使然,所以心理学的很多现象、方法比较容易被广泛的人群接受),东方的佛教在这一领域可以说是成绩斐然,而且相关学说与方法历经二千五百多年的演进,是相当完善的。

  近代以来,在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扩张的同时,西方文明也吸收了许多殖民地原本文化的养份,尤其是埃及和印度的文化。

  在哲学上,近代西方思想界受印度文化影响更大。这不能不说是印度文明所拥有的丰富而深邃的哲学思想反向征服了西方殖民者。

  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从佛学中获取有益的元素运用到教育中,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诸如摘抄文章中所说的“善待他人”课程的设置,在中国的初、中等教育里还是空白。这是很遗憾的,也是很可怕的事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