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研究院网全国分院图

NLP专业教练

NLP专业教练 人生旅途上,也是一场一场的竞赛,如果像运动员一样,也有一位教练陪...

首页   >   佛家心理  >   保健  >    内容

我们该如何规划人生?

作者:sunjinsong|文章出处:佛法正觉同修群|更新时间:2009-02-14

  一、古印度的人生四期规划

  生、壮、老、死是一个自然规律,如何让我们在此生之中既有对家庭、财富、名利等世俗生活的体验,也有对超越欲望、苦楚、死亡的精神追寻?如何让我们在生命的自然进程之中兼具世俗性与宗教性?这是东西方哲人不断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在古印度,印度教徒将一生分成四时期︰学生期、家长期、林栖期、游行期。儿童5至7岁时开始进入学校,学习宗教典籍与社会知识,此期被称为学习期,也称为梵行期。通过这一个时期对世俗与超世俗知识的学习与记忆,为以后的世俗生活与宗教生活打下基础、埋下种子。学生成年后,就娶妻生子,成家立业,过世俗生活,履行社会义务,此期叫家长期、也称为家居期。家长期的人们正值青壮年,他们要用艰辛的劳动换来生活的享受,但他们会在享受欲乐的同时,自然地运用学生期学到的宗教知识观察色身不断老化,自我意识终归消逝;观察财色名利等各种欲望如梦幻泡影,终归是妄。他们在经过世俗生活的体验与磨练后,或在40、或在50、60岁,便到森林隐居,潜心静修,追求精神的超越,此期叫林栖期。到了晚年后,他们对宗教的体验达到一定的程度,就走出隐修场所,一杖一钵,云游四方,或参访师友、切磋道业,或随缘教化、自度度他,此期就是游行期。

  传统的印度教派将人生价值归为四类:利、欲、法和解脱。利、欲代表世俗的物质价值与情感和感官追求;法和解脱则代表著道德、精神与宗教价值。其人生的四期规划与人生所要实现的四种价值有著密切的关系,这种关注世俗生活与宗教超越的人生规划模式体现了兼具精神与世俗的两重生命观。

  当然,印度教的解脱论在后来兴起的佛教看来,仍然不出三界,并非究竟真实的解脱,佛教所开创的三乘菩提才是逐步深入地真正的解脱之道、菩提之道。但释迦牟尼示现人间宣说佛法的时候,也是按照印度传统的“人生四期”经历人生的。他生于王者之家,早年学习世俗与宗教学说,度过了学生期;后娶妻生子,度过了短暂的家长期后,即到森林隐居,进入林栖期;经过数年的修行与参究,示现成道。而后进行游行期,游行诸方,教化徒众,在《长阿含》中就把佛陀晚年游行各处讲法的经历纪录为《游行经》。佛陀的弟子在经历了林栖期之后,也可以进入游行期,据《有部毗奈耶出家事》卷三所载,五夏以上之比丘,熟知有犯、无犯、重罪、轻罪,及能持钵喇底木叉而宣说者,方得游行人间,随处受学。《中阿含》的《师子吼经》中,佛陀的弟子舍梨子在修行有成后报告说︰“世尊,我欲游行人间。”世尊告曰:“舍梨子,汝去随所欲,诸未度者当令得度,诸未脱者当令得脱,诸未般涅盘者令得般涅盘。”佛教的游行期是为了自度度他而施设。

  二、当下国人的人生规划

  百年中国,经历了打倒孔家店的“五四运动”,经历了“横扫一些牛鬼蛇神”的文革,经历了数十年的唯物论教化。中国人的信仰世界屡屡受到洗劫,大部分国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功利、更加俗气,官场、商场、乃至于学界,都弥漫著纸醉金迷的气息。这种现象产生的主因就是,我们把世俗生活、把财色名利当作生活的全部,在唯物理论的驱动下把人自身物质化,失去了对超越生死的精神世界的信仰或追问,失去了精神的“林栖”、 “游行”与“解脱”。那些把世俗生活当作生命全部价值的人,很自然得就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当官务求最大,赚钱务求最多,吃喝务求甘肥,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三鹿毒奶粉事件就是一个极其典型的案例。而退休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就是地狱,突然从名利场中跳出,终日惶惶然无所事事、便在麻将场、在与家人的斗嘴斗气中了此残生,在恐惧、痛苦之中等待此生的谢幕。

  如果要让我们的现实世界更加美丽、让这个追名逐利的世界保持“道德的血液”,我们则需要借鉴古印度的四期人生说、建立起精神与世俗的两重生命观。

  在生命的幼、少年期,其学生生涯除了注重世俗知识的学习,还需要加强精神与宗教文化的学习,美国政府就一直重视学校的宗教文化教育,学生可以依据宗教自由的原则选择自己有兴趣的宗教文化加以了解和学习,让学生在内心种下敬畏的种子,接受起精神与世俗的两重生命观,为将来的世俗生活与精神生活做准备。

  对于一般的芸芸众生,“家长期”是必需的阶段,世俗的名利财富是值得奋斗与体验的,但是任何世俗生活都避免不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定律,我们在世俗生活中体验和验证著那些宗教哲人的话语。有了这种心态,其世俗生活就不会跨越道德底线,就会不断为人类社会增添美德。

  在合适的时机,或在家庭子女衣食无忧之时、或在退休以后,在基本物质生活和医疗有保障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携老伴选择对自己有缘分、有兴趣的宗教和哲学,进入专门的信仰探索期。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不必如职业僧侣般抛妻弃夫而远遁山林,只需抛却部分俗务,或栖于乡村、或隐于市井,或以在家信仰者的身份常去寺观、教堂、孔庙、居士林研习探究。2008年初,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表示,她会完全退休,不再兼任任何社会职务,在退休后她要继续研习《黄帝内经》,“虽然古文难懂,但我是先看图,后辩字”,我们知道,《黄帝内经》不仅仅是一本医学典籍,其所蕴含的“天人合一”思想无疑带有宗教性的终极关怀,吴仪女士此举为我们带了一个好头。如果有这种心态,我们就不会对退休怀有恐惧,在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的今天,退休制度为我们提供了退修---“退而修心”的绝佳机会,世事自有人做,儿孙自有其福,又何必恋栈?

  这些人中的学有所成者,可随缘游行,进入“游行期”,参访道友、切磋道业、教化一方,在平静中迎接此生的终结,或静待花开花落的又一生命流程,或安然享受涅盘寂静之美。

  这样的人生兼具世俗与超越,即体验了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也探究了宗教精神与永恒价值。但是,当下的国人还很难享有这样的人生。我们在学生期,那些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成熟的宗教文化知识不能进入教育体系,人死如灯灭的唯物思想强制输入每一个人的大脑;即使在社会上,在宗教场所之外宣说教义也存在法律障碍,在正规的宗教教义不能有效传播的情况下,那些妄言祸福、潜行贪欲的伪宗教又四处流行,让学生们缺乏正确的超越精神的薰习,使得人生在“学生期”就偏离了精神与世俗的两重人生并行的方向,使得部分少年学子沉迷于物质的世界,为将来埋下社会人生乱象之种子。这是我们当前所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标签: